我對你沒有興趣

 
 my quintet in Martha's studio after concert in 2015.

老師的studio被大大小小的檯燈點亮。

有弦樂四重奏需要的四把椅子和譜架,其中兩把譜架上擺了抽象的畫作集,每個禮拜都翻到了不同頁 ; 一台史坦威古鋼琴下曾有一顆滾來滾去的瑜伽球,鋼琴上擺著韓國濟州島來的人偶和中國來的回音金缽 ; 窗邊有一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低音提琴椅,一旁她常坐的藤編椅子舖了柔軟的墊子,還有一把她女兒幼稚園時DIY做的紫色小木椅 ; 靠牆的黑色書桌上總快五分鐘的時鐘,馬克杯充當的筆桶裡插著各種顏色但都斷水的筆,歐巴馬的賀年卡旁還有各音樂節寄來的邀請函 ; 幾乎快倒塌的矮書櫃裡隨性的塞滿了泛黃的譜和書,最上層擺了好幾隻小布偶。深綠色的牆上也是十分精彩 ; 乾淨的鏡子上夾著我寄回的冰島明信片,有幅很大的Marc Chagall畫,還有幾幅山水墨畫,狗狗月曆,剛滿一歲的孫子和寵物們的照片,零零落落的彩色吊飾,甚至還有不知名的古樂器,幾乎沒有一角落被遺忘。

立燈旁的牆上用膠帶黏著studio名單和Guarneri弦樂四重奏第一小提琴家Arnold Steinhardt發表在部落格In the Key of Strawberry的文章,而它們的ㄧ旁有一頁裱框起來的詩。那首詩就貼在每堂課放琴盒開琴的椅子上方,沒想到在這麼多東西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張詩篇。

還記得大學一年級的第一堂中提課,原本只覺得必須讀老師貼在牆上的東西,說不定是公約之類的(學校有老師規定學生在studio不可以穿鞋和吃東西等等)讀完了後卻被感動了。我跟她說我真的好喜歡這首詩,她笑開懷的說她都不記得貼在那多久了,下一堂大班課她就印了全班的份一人發了一張。

詩的作者為Oriah Mountain Dreamer,詩名為The Invitation 邀請函。與其說是首詩,印滿整面A4的內容其實感覺的確像是公約。我不專業的大意翻譯為 : 

我對你做什麼工作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你渴望什麼還有你是否敢想像夢想成真的那一刻。

我對你幾歲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否會願意像傻瓜一樣冒險,為了愛、為了你的夢、為了探險生活。

我對你住在哪裡或是賺多少錢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在一夜的悲傷、絕望、懷疑和彷彿入骨般的傷痛之後,你是否能起身為生活盡責,比如為孩子們準備早餐?

我對你在哪和誰學習什麼沒有興趣 ,

我想知道是什麼從內在支撐著你,即使外在都離你而去時。

我對你的人脈和地位都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否會和我一起站在火圈中而不退卻。

我對你為何迷惘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否肯觸碰自己悲傷的核心。

你是否曾因背叛而擁有更加寬闊的心胸,抑或因此封閉自己並逃避更多恐懼、不去面對未來。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痛苦相存 — 你的或者我的,不去隱藏、淡忘或是太過在意它。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喜悅相存—你的或者我的,你是否能盡情狂舞讓快樂充滿你的全身,不去擔心我們是否足夠小心、是否符合現實期望、是否記得身為人的極限。

我對你告訴我的故事是否真實沒有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誠實對自己,不去懼怕讓別人失望。你是否能承擔絕不欺騙的重量、是否能無所包袱、是否沒有信仰卻能忠貞可信。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失敗挫折共存—你的或者我的,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和自己獨處,而你是否真的喜歡在那些空虛時交往的人們。

你是否能看到美,即使在不美麗的那些日子裡,你是否能找到生活的意義。 

在困境裡你是否還能站在湖的邊緣對著銀色的滿月大喊,好美!

對我們來說,每次開始拉出第一個音就能會殘忍的展現自己的技巧和當下內心最真實的心情,無處可躲 。

 MIT - The Alchemist / 麻省理工雕像

MIT - The Alchemist / 麻省理工雕像

 這些對我們提出的,難以回答的問題。我是多麼有興趣知道你的答案。


詩內容順序因英翻中時順暢需求變動,原文為:

http://www.oriahmountaindreamer.com/

 
Rayna Chou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