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New Penguins

 
 2018 Jordan Hall 

2018 Jordan Hall 

迎著春風走在波城的路上一邊感歎時間的流失,一邊回想要不是有七年前那一天,我就不會有機會愛上波士頓 ; 沒有來NEC,就不會有這改變了我一生的六年。而你,親愛的新企鵝,終於走過了漫長的考試季還有獎學金的討價還價,辛苦了!你可能正在開心慶祝自己即將成為NEC的新生,但也許你也和我當年一樣充滿不安。

我自己的考試至今還像昨天一樣鮮明。那天我自以為方便的一路穿著考試的裙子,降落後站在暴風雪裡緊握著琴發抖。「真的好冷」大概也是你對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機場計程車司機跟大部分波城人一樣都不知道NEC在哪,但是他說他知道波士頓愛樂廳,所以他帶我到附近轉。遠遠的我們就看到貼在學校外牆的 「One of the greatest halls in the world, and it's yours」海報,照片裡輝煌的Jordan Hall頓時就印在我心裡,那時的驚艷也沒有因為後來的熟悉而不再強烈。

真正考試時,雖然教授們都和藹的笑著,我仍緊張的無所適從。好不容易考完後,在貝多芬雕像的注視下,我第一次的跟Martha講了話。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這位笑容可掬的教授在接下來的幾年,會給予我多少智慧與感動。而我跟你一樣,在一個多月的痛苦等待後終於收到了錄取信。不過我們當年還是用郵寄的,我到現在都沒忘記自己興奮的抱著包裹從高中的信件室衝向媽媽,而她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搬到波士頓然後馬上墜入愛河是件簡單事情。開學前的夏末,我們走在熱鬧的Newbury上,享受無數新生們帶來的興奮。吹著涼爽的微風,拿著Thinking Cup的咖啡轉個彎到Charles River看哈佛與麻省理工的學生為年度Regatta比賽揚帆訓練。秋天到來後,整座城市鋪滿了紅葉,許多人驅車前往近郊的White Mountains,開過沿途的無盡色彩。市內穿起大衣的人也越來越多,我們總喜歡週末到韓國城喝上一碗熱騰騰的熬湯。迎接萬聖節時,即使是在充滿氣質與歷史的Beacon Hill,一棟棟紅磚房門口的階梯上也會活潑的擺滿南瓜。如傳說般一點也不含蓄的冬天也會不知不覺隨著最後一片落葉降臨,帶來無數場暴風雪和停課的日子。校門口前背著樂器的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走著,也認識了會因為零上的溫度而開心的自己。期末的時候,走進兩隻石獅子守護著的市立圖書館裡,在綠色檯燈下與其他人一起安靜的讀書。看似永遠都不來的春天也總會緩緩來到,那時整座Boston Common裡的櫻花與鬱金香都會綻放,坐在草地上的人們跟著鴨子們一起自在的曬著太陽。來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跑者們,也將沿著黃色水仙花熱血的跑著。春風吹落的花瓣,落在了即將畢業以及仍會繼續在這座美麗城市生活的人們身上,像是一個個溫柔的小擁抱。我沒有一絲猶豫地愛上四季分明的慢日子,在這座安穩的城市裡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絲書香氣息。

 2015 Commonwealth ave

2015 Commonwealth ave

如果ㄧ切聽起來都這麼順利,為什麼我曾那麼不安?十八歲的我還不夠堅強,原本只是擔心自己考大學的表現,後來更是開始對身為音樂家的未來也充滿懷疑,那種不安在開學後也沒有散去,甚至曾經告訴老師我不想再要當音樂家了。但是無論是Martha還是Dimitri都包容了我那般幼稚與不安。在我因為挫折而駐足時,他們只是靜靜的擁抱了我的稜角和倔將,然後接受了完整的我。走在學校走廊裡,我知道每一扇門都是開著。直到現在,我都相信如果不是NEC每一位不只教了我怎麼做音樂,而是為什麼做音樂的老師們,我現在就不會仍緊握著琴。

在面對一整間正茫然面對未來的年輕學生們,Martha曾這樣說過「首先,當個好人。接下來,當著藝術家。最後,當個音樂家」

529C84AF-EB74-42E4-9750-FD405F767EEB.JPG

但我這篇過長的故事主角並不是我,是你。而你即將踏入的這間學校,真的很特別。

開學時校長會歡迎新生們來到大家庭,聽起來很像台詞,但是直到現在我仍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詞來形容NEC。也許你已經知道,無論是鋼琴還是小提琴、預校還是研究所,NEC裡已經有許多抱著國際大獎的學生,許多教授們的資歷更是難以置信。嚮往競爭感的人在NEC會感到十分無聊。無論多少人去了同一個比賽,後來誰的學生贏了 ; 無論哪一場音樂會誰表現的好,誰失常發揮,學校的空氣裡仍不會有一絲緊繃。老師間的感情甚至比學生們還好。無論是哪一個studio,每個學生都有用自己的腳步慢慢長大的自由。

接下來你幾乎每天都會走過其實是美國歷史文化地標Jordan Hall大門,在警衛前掃過學生證後,便會開始在如迷宮般的大理石樓梯裡穿梭,右轉會遇到貝多芬,左轉會遇到布拉姆斯。除了去老師們的琴房上個別課外,早上你可能會坐在Brown Hall裡,在充滿魅力的Mr. Wolff,或是熟記所有學生名字的Mr. Loebel的指揮下排練。下午在幽默的Borromeo Quartet帶領下在Kaller room或Piearce Hall表演室內樂,晚上領著學生票過馬路去聽波士頓愛樂。我希望你不會和我一樣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終於搞清楚方向。NEC裡有通向牆壁的樓梯、沒辦法打開的門、無比緩慢的電梯、兩層樓之間的隱藏閣樓、躲在小走廊裡的廁所等等,這些奇妙角落都像是霍格華茲場景一樣等著你去發掘。

3DFB4D8A-4616-466A-8427-FAFC4FFA0E91.JPG

而Jordan Hall對面的33 Gainsborough琴房樓在你們抵達的一年之前,仍是宿舍與舊圖書館。雖然說是新琴房,隔音其實也並沒那麼完善,一走上Gainsborough街就能聽到大家激動地練著琴,一直都是很有趣的景象。而「等琴房」,更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傳統。即使有了一整棟新琴房,大家都還是坐在走廊裡。沒有線上預約、沒有數位鎖、也沒有限制時間。客滿的琴房外,每一屆企鵝都曾無奈的等著。

在St.Botolph教室樓裡,充滿個性的教授們們更會成為你最大的靈感來源。雖然他們對學生都有著很高的期待,NEC的課程也並非輕鬆,但是在學生們抱怨著功課的同時,其實也已折服於Klein教授的風趣與博學、鋼琴家Gallagher的精彩講課、歷史教授Exner專注的眼神、像巫師一樣什麼都懂的Miljkovic教授、紳士的樂理教授Truniger、Davidson教授講不完的故事。大提琴教授Lesser更是在極為搶手且僅兩年一次的弦樂歷史課裡,帶著所有人身歷其境地走過這兩個世紀。如果你有興趣的話,NEC其實還有環境學、宗教學、雕塑畫畫,甚至是商業學可以選修。

這三棟像是古董一樣大樓中間特別顯眼的新大樓是在我畢業之後才落成的Student Life and Performance Center。無論是擁有一整面落地窗旁的圖書館,還是一樓寬廣的餐廳,都是我們這些老企鵝無比羨慕的新設施。它也是NEC一百五十年來唯一一棟自己建造的大樓。

 2017 Graduation

2017 Graduation

這是一座充滿人性與機會的學校,不過NEC終究不完美也沒有魔法,你會不會如我一樣喜歡這所學校我也不敢確定。但是我還是想說,NEC是我深深愛著的地方。無論是我所遇到的老師們,還是朋友們,都是我這輩子裡最美好的人們。在NEC我找到重心,也找到了愛著音樂的理由。所以至今我都相信著能在NEC上學,能在波士頓生活,是我最大的幸運。

I believe in all of you, and I know that each one of you has an incredible contribution to offer the world, so if you come across with the chance to make that contribution, go ahead and make it. There is always a way forward, even if it takes longer than you thought, or it might takes place at a location you didn't expect with people you never imagined you would meet. If there is one thing you can expect after graduation is this - you will find you are stronger and more beautiful than you ever imagined you could be.

我相信你們所有人,而且我知道你們每一個人都會為這個世界帶來美好的貢獻,所以當你們遇到那個機會,放手去做吧!總會有前進的方法,即使需要的時間比你想的長,或者是在你沒有意料的地方與你沒有想像過的人。畢業之後你能期待的一件事,就是你會發現自己比你想像的更加堅強與美麗」 2017年畢業時,學校最後交代給我們的話語。

而我願你在NEC的四季,也是那般美麗。

9E261DDC-78F8-42D2-929A-27832FC31BCA.JPG

p.s. NEC的吉祥物是企鵝,因為在台上演出時全身黑的我們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企鵝!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