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lewood / 伯恩斯坦生日野餐

 
1067E53F-2A9D-4A42-877C-09BF742CB66F.JPG

八月二十五號星期六,我們和一萬三千位朋友一起野餐慶祝伯恩斯坦的一百歲生日。

音樂會開始前三小時,大家都已經站在門口提著野餐桌椅以及大包小包的食物與紅酒。無雲的藍空底下是滿滿的興致,大門一開所有人都紛紛走向Shed前的大草坪去占個好位置。很快的,已經幾乎不見原本腳下翠綠的草,只見越來越多人揮動著雙手招呼朋友來自己的野餐布上,一起享受裹著青草香的微風。

在草地上伸著懶腰,或是熱絡聊著天的所有人都是從遠方而來。越發擁擠的人潮像是場座無虛席的搖滾音樂會。我們的餐盒裡滿滿都是五顏六色的青菜與水果,陽光也成了最溫暖的調味。

喝著甜膩的桃子汽水,等著這場期待了八個月的音樂會在眼前展開。

D671DBD1-A11D-4A34-8241-01CC5BB4C02D.JPG

當粉紅色的夕陽劃過天空時,伯恩斯坦的Candide Overture也終於響起。波士頓愛樂透徹的詮釋,在夏日尤其清爽。接著Nelsons下台換上伯恩斯坦的好友Michael Tilson Thomas。在小提琴家Midori與大提琴家Soltani都演奏完了各自精彩的協奏曲後,期待已久的西城故事歌手們唱著朗朗上口的Tonight一曲,在中場休息前讓觀眾們全都大聲歡呼。

這時太陽已經下山,一輪滿月也從另一頭悄悄地升起,溫度隨之降到十八度。大家把食物都收了起來,披著毛毯穿上外套,拍去偷偷爬到身上的露珠,放眼望去還以為是秋天提早來了,它也沒錯過這場盛會。

下半場由馬勒的Des Knaben Wunderhorn揭幕,Hampson的嗓音如篝火般溫暖。當滿天星星升起時,作曲家John Williams,馬友友以及豎琴家Jessica Zhou也跟著站上舞台。

「這裡有個鬼屋,Lenny(伯恩斯坦暱稱)很迷信。每次我們去鬼屋探險的時候,他都會嚇得發抖。所以這首曲子就是關於我們所認識的那個鬼」,John Williams 浪漫幽默的用新作品Highwood's Ghost 來紀念老朋友。

音樂會的終點是馬勒的復活交響曲。還沒開始,多少人已經紅了眼眶。 

「如果我能見到他,我真的會馬上抱著他跟他說謝謝,謝謝,謝謝。因為他讓一切變得有可能。他讓我們知道音樂是有力量的,是可以改變世界的」,Nelsons穿著帥氣的紅色絨夾克,在影片裡靦腆的對著鏡頭說。

馬勒是伯恩斯坦的英雄,而伯恩斯坦與馬勒都是我的英雄。

在那美的不真實的夜晚,最後一小節那似乎永遠也不會停下的延長音也在Nelsons一個手勢後瀟灑的終止。

整個Tanglewood迴響起了掌聲,誰都不願停下,誰都捨不得。大家一起唱起伯恩斯坦的Somewhere,安慰曲終人散那股感動與悲傷。只願有天我們也能在歌聲裡再次相遇。

E978CE1F-96B8-4822-86A2-C7FA7F83DFF7.JPG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