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 of Ice and Fire : Icelandic horses & 極光設計旅館 ION

 

每趟旅行都會有件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事,通常是能讓人放棄原來生活傾心的美,但很多時候真正會烙印在腦海裡的通常是沒有預想到的意外和驚喜,甚至給人想逃回家的衝動。

我們踏上這最難忘的路程,時間已經比我們想的晚,但因為心滿意足的泡完了藍湖,所以一路上聊天跟著GPS開在沒有路燈一片漆黑的路上也沒有剛抵達冰島時的不熟悉。我們要去的是這趟旅行的第二家飯店,它雖然不是景點,但也是行前inspire我來到冰島的原因之一。所以路再黑,沿路都沒有看到別的車輛,還是一路抱著閃閃發光的期待,直到一個多小時後我們開進了山路。

山路其實不可怕,以前在加州唸書時媽媽就常常飆著車在大風雪中載我們上下學,但是冰島的山不像這個國家其他地方一樣平靜。原本是小雨也變成雪,遠光燈再遠,也只有不到五公尺的能見度。不知不覺手機沒有了訊號,只剩車上的衛星導航還在努力著,但它也已經無法告訴我們預計抵達時間。因為害怕所以把車上的音樂關掉,仔細的聽著四周。不怕突然有巨響,只怕身邊那完全寧靜給人的無聲震撼。

真的 什麼都沒有

只有路邊的大天然氣管跟著我們一起上山,濃霧不斷撞上擋風玻璃,懸崖急轉彎通常都是在最後一秒才看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還聞到了硫磺,馬上想起冰島北邊現在正有座火山在噴發,當然也想起冰島人談起這件事的從容,但事實是在車上的我是真的陷入恐慌。

因為害怕打滑所以也越開越慢,就這樣無止境的前進,貼著大雪山山壁一個接一個轉彎。漆黑中什麼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我們是在上山還是下山,天空奇異的染著淡淡的紅光。只有身邊的媽媽不斷試著和我聊天,一邊冷靜的駕駛。那瞬間我承認我還不夠成熟,那種接受當下最真實的樣貌,再困難都不會被極端情緒綁架的智慧和優雅,真的只有媽媽有。

IMG_3631.JPG

過了不知道多久,抵達飯店時馬上無法壓抑恐懼的馬上和櫃檯說我們一路上遇到的一切,他們拿出地圖問我們來的時候走了哪一條路,我指了指地圖上那條蜿蜒不斷的近路,他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說 

那條路冬天都會封路,因為真的太危險了。

我才想起上山路前有個柵欄,雖然柵欄並沒有關起來,也許那就是要我們自己想清楚的意思... 


不管怎樣,我們終於抵達了嚮往已久設計飯店但也不甘願馬上入睡,而是到了他們最有名的極光lounge賞星星。

而極光,一直都是可遇不可求,如同人生中那些最美好的事情般。

IMG_3607.JPG

隔天一早我們在天還沒亮起時就起床吃早餐。這才開始欣賞飯店的設計和擺飾。一直都喜歡著北歐的瀟灑簡約,不和自然爭鋒,簡單卻貼心的用最少的元素和顏色滿足人的所有需要,提供了好好深呼吸的空間。

在溫泉裡洗儘疲憊迎接粉紅色的日出。看著遠方的雪山在眼前熱水蒸發的薄霧中慢慢亮起,看不見太陽,只感覺它正在用最緩慢的速度升起。

天也不甘願般的微微亮起,

冰島正在倒數著永夜的開始。

想著今天開車回Reykjavik又會是一場冒險,心裡卻也安定了,因為人生就是一連串的經驗,有了前一天的試煉,知道自己其實是有勇氣面對的,就像是每次上台前的自我懷疑會被第一個音粉碎時那樣,我們在慢慢認識自己中成長。

IMG_3604.JPG

checked out 之前,我們在飯店附近走了一圈,發現方圓百里只有這間飯店,如此現代的建築就這樣自然的融合在雪景中。多麼執意的建築師,是不是極光感動了他,讓他來到這裡落腳時忘記了孤獨。

回程我們選擇了比較遠但安全許多的路,我們開過了Selfoss黃金三角。沿途欣賞冰山雪地,媽媽不時停下車來拍照,她說 記憶裡歐洲聖誕節冬景明信片就是這樣的。繞過了冰凍的大湖Þingvallavatn一圈,經過了幾座小村落和湍急水壩中的小橋,大部份的景色就是無限展開的雪地和遠方的山巒。一路上沒有來車,所以許多我們站在公路中間的照片也很隨意。

那種在奔跑卻看不到盡頭,何時抵達已經不再顯得重要,沒有什麼好急的,重要的是這當下,在這沈默且不為任何人所動的大自然裡,所能感受到的渺小會讓人懂得謙卑。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 莊子,

就靜靜的行經吧


IMG_2333.JPG

冰島馬是被愛著的。

牠們體型不大,像pony一樣,全身都有著溫暖的長毛,最為原始的演化卻十分柔順。

牠們很聰明,早在維京時代就和人類一起生活,合作一起在冰島困難的條件下過了幾千年,路上的馬場或是自由的野馬也很多。直到現在,冰島馬的出口都十分嚴格,而離開了冰島也就不能再回來。

IMG_3655.JPG

我們在有些詭異的天氣中抵達馬場,在訓練師的勸說下乖乖把原本想穿的帥氣長靴換成從頭到腳一件式的雨衣。心裡沒有一絲不滿,因為一踏出馬廄就理解了訓練師的堅持,第一步就直接踏入了泥巴。熱情的訓練師簡單介紹了我們的馬,坐上馬鞍後就在冰雹的洗禮中出發。

在狂風中騎進了Volcanic landscape,奇特的一座座深紅色的山丘,紅土上沒有除了綠藻以外的任何植物。訓練師說,這裡的地形除了冰島有,再來就是火星。

在冰島,宇宙顯得比較小。

走過陡坡和小河,我不禁想著說不定因為暖化,地球有天也會成為一片這樣的荒蕪,冰島馬卻說不定也能如此自在。


這是場披著旅行模樣的冒險,但是帶給我們的是一輩子的悸動。

有時候人生就是依靠著這些驚喜,來體醒我們世界之大,

而值得回憶的時光要多,要深。

IMG_3243.JPG

Iceland , sjá þig næst.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