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ing in London with Y

出發前,我和剛從倫敦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畢業的Yuli聯絡。出國唸書後慢慢接受了和台灣朋友之間無形產生的距離,幾年來忍住眼淚最難的其實也就那轉身。而在國外結識的朋友反而更容易分開,大家都是離開了家自己學會了獨立。擁著決心,友情顯得輕盈許多。即使在同一座城市相識,一起笑過哭過,下一次見面也已會有不同場景。有時難免覺得感傷,但是能和好友們在各種不同地方相約反而是總不平凡的幸運。

我們在倫敦街頭見面後走進唯一一家不用等的咖啡廳。吵雜中是聖誕歌和各種語言,Yuli說其實大多數的人都不是倫敦人,而是從各地來工作而短暫落腳的旅人。和紐約相同,忙碌的地方總有這樣不安定的人情。

終於等到一杯拿鐵一塊蛋糕後我們聊了好幾個小時,聽Yuli說這幾年在倫敦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每次見面最高興的,就是慢慢聽你講我不小心錯過的那些。

我還記得當初她考上這所英國設計最高學府時曾和我們解釋過新生其實不是直接入學,因為所有人在升第二年時會被重新考核,通過了才能正式成為Saint Martins的學生。Yuli說聖馬丁畢業生總比新生少因為很多人無法撐到畢業。我帶著驚恐的表情聽著,Yuli卻只是笑著繼續說學校裡的大小事。

好久不見,果然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堅強的她。

走出咖啡廳到Regent Street上,沒想到英國也慶祝起黑色星期五這瘋狂的美國購物節。我想世界也許真的在變小,跨越國界的一起分享起各式節日。倫敦歡快的忘了1910年的女性主義抗爭也稱為Black Friday,還是 shopping 就是這世代女人崛起的證明?

一年一度盛大的聖誕點燈在我們到的時候也已經亮起,Regent Street和所有和它相匯的小道在黑夜裡都點起了燈。很早關店的街在天黑後聖誕歌還是播放著,精品店精心佈置的櫥窗和夜空裡的聖誕燈打亮了整條街觀光客們的笑臉。

在一家道地小義大利餐館吃晚飯後,回飯店的路上不意外的塞在車陣中。倫敦的計程車很復古寬敞,司機愉快地跟我們寒暄,同樣也是異鄉人的他也吃驚因一個美國節日所帶來的人潮。沿路不經意的經過了很多景點,包括已入睡熄燈的白金漢宮,和早冬限定景點 winter wonderland。

隔天一早為了避開車潮決定搭乘地鐵,走進車廂時不禁想著,啊這就是世界上第一座地鐵呢!地鐵也如咖啡廳裡一樣人擠人,果然大家都公平的嘗著住在大城市的苦甜呢。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