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風箏遇上風箏

旅人--像放了長線的風箏,線放得夠長我們就飛到了地球的另一端,而當兩條出自同一綑線的風箏在另一片天空相遇,那就是緣分吧!

紐約--每天大約持續有千百萬個旅人進進出出,而住在這個大城市的好處之一,就是在這片被風箏塞滿的天空中,要遇到一樣來自台灣的旅人,機率蠻高的:)

有些人,是從美國其他州,利用短假期之間飄飄飄過來紐約觀光的風箏,而有些是一路從台灣越洋過來的audition戰鬥箏。有緣的話,我們會先聯絡上,確定日期後,安排他們在紐約時可以留宿在我宿舍房間幾晚,然後一起出去走走,聊聊天

在此我要感謝我的超好室友Shuainan,謝謝她總是願意借出她的air bed, 謝謝善良的她總是對來寄宿的人很好,也時常和我們打成一片

 

 

 

 

 

 

 

 

而我在紐約遇到的第一個風箏,是Lian。

 藝術家角度看世界

藝術家角度看世界

Lian和我一起在加州高中的山上渡過了嗯..親近大自然的三年,現在於Baltimore的唸書,是個厲害的Visual Artist. 

2012年,趁著Thanksgiving Break, Lian來紐約玩,那時我其實也剛到紐約兩個月多,於是充當了三天的肉腳導遊,花了很多時間找路,很遜的我地鐵只會搭一號紅線,所以無論我們去了多麼遠的地方,都得走回一號線的地鐵站,才能搭回宿舍。。想起來真是辛苦Lian了...

不過由於那時我也剛從荒涼的加州深山搬到紐約兩個月,三天裡我們好像鄉巴佬到大城市,玩得很開心,走到哪都是又笑又跳的!

 

接下來飄過來的風箏,是Rebecca, 目前住在麻州的Boston主修中提琴,借由Spring Break來紐約玩

Rebecca和我是國中同學,其實我們在國中時期並不算熟,只是會打招呼,交情一般,

但,我想這就是旅人的魔力吧!當一個旅人碰上另一個旅人,身在外地的我們似乎變得特別放得開,以前熟不熟了不了解擺一邊,大大的世界能再次遇到以前的同學多麼難得!

記得那三天的紐約行不停的走不停的看聊得很開心,最後也是以鐵腿結束的


之後的下一只戰鬥風箏,完全是緣分的風一路吹過來的。Ann 姐姐,當時她來紐約考Audition,我們在fb聯絡上,其實不算很熟,不過在接下來的兩周,Ann考試準備之餘,我們就在紐約裡到處走,

冬天的紐約冷得很美。

1925134_687521301271040_1257545381_n.jpg

現在想想,我們一開始即使不熟卻願意給彼此一個機會,選擇信任,也算是旅人們之間的一種默契吧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The Vow),裡面有段對話說 “當你頭一回讀完一本好書時的那種刺激和感動,再讀一次感覺便會消失,但當你把這本好書送給身旁的人,你會在他們臉上找到第一次閱讀的那種感動。城市也一樣,每次和來自不同地方的可愛台灣人再遊紐約時,It’s like reading your favorite book again for the first time:)

Monica Ya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