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讀書

身為耶魯地標的斯特林紀念圖書館有個神秘的地下室。無論什麼時候那裡都沒有一點聲音。只有無數藏書、埋頭學習的學生們,以及一間間看起來很像琴房的房間。我們都曾經以為「自己一個人在小房間裡待上好幾個小時」是音樂家們才有的生活,但是無論什麼時間我晃悠到這時…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年末晚宴

在四月雪終於停下時,整個耶魯校園開開心心的迎來春天,我們也迎來學校年末晚宴的邀請函。盛裝的大家談笑風生,還沒坐下派對就已經開始。整點一到,宴會的門一扇扇打開。每一桌都擺著鮮花與菜單,天花版掛著一盞盞水晶燈,最裡頭的講台佈景是學校的看板。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蘋果與橘子

很幸運的,今年在耶魯的室內樂老師依舊是他。舉手投足都溫文儒雅,每堂課都能點出我們不小心在曲子中錯過的種種。「關於弦樂室內樂音準跟調音方法的道理,我其實可以講上好幾個小時,但是首先最重要的就是…」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九零後的我們

第一天排練時,通情達理的指揮看著眼前一群心還留在假期裡的九零後,似乎早就知道不先說個故事不行… 將近一個小時的交響曲一眨眼就迎來最後一個音。當指揮棒落下時,整個音樂廳的燈跟著一起熄滅,我們就這樣在黑暗中聽著雷鳴般的掌聲直到燈光重新亮起。台下兩千多名觀眾紛紛起立,他們為剛剛所經歷的感動鼓掌。看著他們專注的眼神留在進進出出謝幕的指揮與我們身上,我終於知道了答案是什麼。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樂團考前不許撒嬌

咬著牙,我把會拉跟不會拉的樂團片段分成兩疊。

它們都躺在床上,離譜架還有很多距離。最近愛練的新歡們正坐在譜架上,驕傲的俯視著皺皺的可憐片段們。

夏天的總是從下定決心要認真準備開始,然後有些故意的拖延,直到抱佛腳而來的自暴自棄,夏天也就慵懶如貓的結束了。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我在耶魯出版社的日子

踏上那棟紅磚房前的幾層樓梯,打開門的是笑著的M。比我想像中還年輕許多的他,就是我之後在耶魯出版社網路行銷部的上司。上班的時數跟海明威一樣隨性。我的辦公桌在行銷與設計樓層的正中間,離M的辦公室是剛剛好的距離,其他部門的人也都會走過我的身旁去串門子處理事情。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白卷和二十四小時

開學那幾天,天氣特別好。陽光灑進了音樂院裡,教授笑容滿面的給我們只印了兩條線的白卷,而另一邊在藝術學院的教授也同樣開朗,她說「我給你們二十四小時」。兩場沒有分數的考試看似極簡,考的卻是我們的所有。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