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耶魯音樂院的大小事

 
25073146_10215466306797971_8595756754618461590_o (1).jpg

不知不覺,自己也成了一位在校園裡自在穿梭的耶里 Yalie (耶魯所有學生的暱稱)。能夠帶著來玩的朋友們去那些自己最喜歡的美麗角落跟秘密通道,一路上他們投來的問題也都能夠老神在在的回答。

「學校是幾年創辦的?」

「大學是1701年,音樂院是1894年。」

「所以每棟樓都是古蹟嗎?」

「很多的確是,但即使是曾經整修或是後來新蓋的大樓,他們也會盡量將外牆仿古,維持一貫的歌德風格。比如說,因為在創校的那時,建築師要找到同一個顏色的透明玻璃並不簡單,所以當時窗戶就使用了各種不同顏色的玻璃,現在即便有了一模一樣的玻璃,學校也會故意跟以前一樣裝上彩色玻璃。」

「那隻鬥牛犬校狗有名字嗎?」

「他叫做帥氣丹十八世 (Handsome Dan XVIII),非常的受學生歡迎,因為傳說看到他考試就能考好!」

我在學校也還沒能遇到過帥氣丹,日日盼著在畢業前見到他的可愛真面目。不過關於自己每天進出的音樂院,我還是知道幾件比較客觀的,大家可能不清楚的大小事。

第一大事就是,耶魯音樂院是一間研究所。所以學校沒有小天才,只有埋首於樂譜跟課本中的哥哥姊姐們。

因為是研究所的關係,而且只有古典樂器主修,音樂院裡只有我們兩百多名學生。大家都認識彼此,哪裡都沒有陌生人。而且學校對學位階級很嚴格,也不接受重覆學位。意思就是如果已經在別的學校取得碩士,就不能再到耶魯音樂院讀碩士 ; 如果要申請M.M.A學位,就必須要已經有碩士學位。這些都是其他學校沒有,或者是比較寬鬆的規則。因為這樣,學校的學生人數也就不可能多。

Classroom in Leigh Hall

Classroom in Leigh Hall

樂團音樂會時舞台上從碩士一年級到博士生都有,一次次排練下大家都成了有革命情誼的好友。室內樂也是每個學期都要有至少一組,辛苦的大提琴家們甚至常常必須身兼兩組才能讓大家都有完整的組合。鋼琴主修的學生們也被規定一定要幫器樂或聲樂伴奏,人少的團隊合作在音樂院裡體現的完完整整。

但是,教授人數比學生還要精簡。除了小提琴,鋼琴跟大提琴以外的所有樂器都只有一個老師。不用花上很久就能認識所有跟自己同班的人。

我們的中提琴studio就有個自己聊天群,十一個人每天都熱絡的寒暄聊天分享貓咪影片,討論音樂跟工作新資訊,放假時也會約吃飯跟郊遊。

我們與指揮家Marin Alsop

我們與指揮家Marin Alsop

第二件大事就是,耶魯音樂院是比較傳統的音樂院。雖然線上註冊跟搶琴房的系統,以及每間教室裡的錄影錄音設備等等都看似十分跟得上時代,但是對於傳統的認知與堅持在整個音樂院的運作都能感受到。

要一起唱舒伯特校歌的開學典禮,學術科並重的課程,一定要去聽不然扣分的音樂會,不容學生遲一天的行政作業,學年末那場規定要衣著正式的盛大晚宴,刻近牆壁裡的建築歷史年份,新大樓的火爐上那一大幅的肖像油畫以及學院的徽章等等,都只是學校在保守與創新那條水平做出的一些選擇。

在爭先恐後的二十一世紀,學校的堅持更顯得獨樹一格。

我們每場樂團演出所在的 Woolsey Hall 也是傳統的重要一環。它從1901年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耶魯校園上最大的集會空間。除了那架非常著名的交響管風琴Newberry Memorial Organ,還有滿天花板的壁畫,以及如教堂般非常康慨的迴響。我們指揮甚至會開玩笑的說,在台上聽起來像貝多芬或莫札特,在台下就成了布魯克納或馬勒。

而一件趣事是,一百多年來 Woolsey Hall 裡都沒有空調,所以我們場場都跟觀眾們一起深刻的體驗著四季。特別火熱的春之祭,以及寒冷的蕭士塔高維契,都可以說是不經意卻又剛剛好的音樂會效果。

Woolsey Hall

Woolsey Hall

禁止食物跟飲料的規矩聽起來像小事,其實是大事。

新的Hendrie Hall/Adams Center是在2017年才落成,也就是我入學的那一年。每台史坦威跟每面白牆都仍乾淨的發光。「不准帶食物飲料」這個規矩學校在報到集會上就不斷的提起,舊樓或新樓都不行,一百美金的罰金的事也一點都不含蓄。無論多隨性的人,聽到事情關乎零用金,也都默默就範。

有天一大早睜眼就收到學校憤怒的email,附件是犯罪現場證據:一杯打翻的咖啡躺在琴房裡的照片。那時才知道原來他們有多認真。有時去上課也會聽到院長跟主任在走廊裡巡邏的風聲。所以每到飯點,都會準時的看到大家從琴房裡出來。會心一笑,大家都要去外出填飽肚子再回來繼續練琴。

Orchestra Hall in Adams

Orchestra Hall in Adams

當然還有一些音樂院學生才知道的小事情,比如說「我們最喜歡待著的地方就是Adams一樓大廳,那裡有四季都開著的壁爐跟很多沙發,大家都在這裡聊天放空甚至睡上午覺」,「整棟舊樓的暖氣溫度控制版藏在中提琴的studio裡」,「樂團絕對不能當天請假」等等。辛苦與否,相信畢業之後的我們都會無比想念自己長大的地方。

留心注意的話,就會發現每間學校都有自己的個性。

一天一天的小發現,都是學生生活的珍貴樂趣。

Entrance of Sprague Hall

Entrance of Sprague Hall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