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蕊韓談演出與壓力

 
Peter Miller photography

Peter Miller photography

我如何應對做為一名獨奏家的壓力

我不把獨奏視為一種壓力,但每次踏上舞台我的確都想要表現出最好的自己。從小時候到現在欣賞過無數場音樂會,我知道一場演出對聽眾多有意義。如果音樂會當天我的體力和精神不佳,我就必須改變自己的狀態以尊重到場的觀眾和我的合奏的搭檔。

我一直都很喜歡演出,特別是當我能在音樂會當下每一刻都非常投入的時候。在我接下一個音樂會計畫前,我會問自己:這是不是令我非常期待?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演出更加特別?我能十足的享受這個經驗嗎?我能從中學到什麼?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我知道準備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起起伏伏都是值得的。

練琴便是面對那些困難的好例子。藝術令人陶醉來自那些崇高,無形的和主觀的目標 — 很容易讓人癡迷 — 所以很容易讓人過於嚮往而感到挫敗。但是我們總會有方法可以進步,可能是細練一個音,對和聲的新發現,多背了一行譜,或對曲子的架構有了新的理解。即使你每天只前進一小步,一年下來就是365次的進步。

我想對年輕的自己說

我會告訴自己,我有能力主動去塑造自己的看法。

留心來自身邊的各種聲音 — 朋友,家人,老師,和整個社會 — 是很重要的。問問自己是否同意,自己又是怎麼感覺的。你想成為身邊的某個人,還是相反的人?長遠下來你要怎麼成為那樣的人?你想為何自己相像的人創造什麼樣的環境?你需要什麼樣的支持?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後,想想怎麼與身邊的大環境合作去達成你的目標。你的能力範圍內人做什麼讓理想成為現實?

這個想法也適用於學習音樂的過程。作為學生,我們在敬仰老師的美好傳統中成長。但是有一天我們就畢業了!積極的向老師們學習,達成他們對你的要求,吸收他們的知識的同時傾聽自己的直覺,然後找到能將兩種理念成功的結合的方法。舉例來說,我總是鼓勵我的學生去發掘一些特別且令人信服地的方式去詮釋作品,給他們更多的選擇讓他們的獨立更加簡單。

如何應對舞台上的緊張

我很幸運我上台時的緊張反而能幫助我發揮。因腎上腺素而提高的反應能帶給我新的想法,讓我更投入音樂,更快地做出反應,更敏銳正確的接收觀眾的反應。這些都讓人興奮不已。

另外,我也找到一些應對自己緊張時身體不適的方法。我會含一片薄荷糖以防我因為緊張而口乾舌燥。我知道放鬆哪些肌肉可以停止緊張造成的顫抖。如果因為我對眼前的作品突然感到生疏,我會相信我的身體可以做到,然後專注於將音樂傳遞出去。

如果你能夠在表演的過程中找到你無法在日常輕易去體驗到的快感,演出能讓你感覺到更自由且更強大。

現場演出那當下共享的脆弱和美麗,永遠無法再製。你不是要去控制整場音樂會,你是要去享受它。


原文發表於Strad,由Monica Yang翻譯分享。

 
Rayna C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