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隨想

維也納和阿爾卑斯山,都是對音樂家們來說太過偉大的地方。那天我自私的將冰涼透徹的泉水留在掌心,希望內心那些疲憊也能被洗去,但淚水仍在眼眶打轉。手一緊,水又回到河裡,繼續它的旅行。

Read More
Rayna Chou
無法教你的事

事實就是,我們本來就不可能教別人去愛什麼事物,那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事情。無論是世界知名音樂家、教授老師們、還是正苦惱著要怎麼回答「我想要學音樂但是媽媽說以後我會找不到工作」這個問題的我。推廣藝術教育在全世界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不僅在這福爾摩沙。它像顆燙手山芋,沒有人願意輕易張嘴。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為什麼漸快

一切都唾手可得,卻反而時常不知道要從何下手。為了簡單化這太過複雜的現實,我們用了唯一知道的方法,就是回頭分享我們已經知道的那幾條通往答案的路。因為我們走過的路,應該要越來越平順,不該到現在還不清不楚的像一條暗路。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請謹慎餵養

你問音樂是什麼?

如果我回答,是食物。

你會不會驚訝的趕緊去買一張音樂會的門票?

音樂的本質,是充實人生。讓我們在這星球上有限的時間裡能夠多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體驗這世界所有的情緒。表達出那些無法用語言說明的一次次悲傷或是狂喜。一顆破碎的心,也總是能慢慢被音樂修復。

音樂本是食物,靈魂的食物。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回台灣做藝術很難?

大家都說,回台灣做藝術很難,所以我戒慎恐懼的開始思考我們是怎麼得到這個結論的。

也許是因為美學概念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中還沒有一席地位、因為欣賞的人比願意學習的多、因為舞台前後都有自己的堅持等等,太多的因為和所以讓大環境顯得很難改變,理想也很難實現。在國外也有種族歧視、語言隔閡、高物價成本、簽證和人脈問題等等。而身為音樂家,我比誰都理解從事古典音樂的辛苦,‘這一行路很窄’這句話,從我還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聽了很多帶著規勸的表情的人跟我媽媽說過。現在年輕藝術家急著想要證明自己時常苦尋不到無私的支持和機會,委屈的覺得都回家了為何會這麼孤單無援。但是,

這不就是我們不願庸庸碌碌的代價?

我們骨子裡那股想要去做沒人做過的事情,堅持要用自己的方法感動人的執著,說不定在這種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的時候更會表現出來。

Read More
Rayna Chou
音樂家是誰?他們又都在做什麼?

在這有些封閉的神秘音樂圈外,大家都好奇,音樂家到底是誰?又都在做些什麼?音樂無法停止戰爭或是創作出更多工作機會,又能怎麼樣改變世界?

而我也天馬行空的想像,如果希特勒少聽一點華格納、如果史達林願意放過蕭士塔高維契、如果芬蘭沒有西貝流士、如果貝多芬沒有塗掉拿破崙、如果所有抗議及革命都沒有歌曲、如果電影都沒有配樂、如果每次失戀都沒有悲傷情歌... 如果沒有音樂,世界如何?如果有更多好音樂,我們 又會是什麼模樣?

Read More
Rayna Chou
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別指望事情更簡單,指望更好的自己 - Jim Rohn. “

在波士頓以南十二小時的里約正在如火如荼的舉辦著Olympics。運動家和音樂家其實有很多共通點,滿身的汗水、手上厚厚的繭、沒有玩樂而是在練習的日子、因為沮喪而難過的淚水、面對失敗時強擠出來的微笑、一次一次地站起來、一次一次的敬禮 - 我們都為了上場的那幾分鐘,付出了一輩子的努力。從小就聽過了很多準備好的人因為一個機會的到來而一舉成功的故事,所以我們知道要準備好。但是我們當時不知道的是,能真正掌握機會的,只有準備到最好的人,也只有那樣的人擁有問心無愧的實力,而不僅是幸運。

Read More
Rayna Chou
不快不俗不大碗

還記得那個沒有網路的世界嗎?

那個沒有按個鍵就可以完成的事情、沒有資訊能夠瞬間被分享、人與人之間除了面對面沒有其他辦法了解對方的世界?

曾經所有事情都需要 ’時間’ 去完成,但在2015年紐約最後一家樂譜店Frank Music Company結束營業時彷彿認證了一個世代的結束 ; 錄音和看譜演奏也是到我們這個世紀才有的技術和習慣,如果莫札特知道了現在能像他一樣環遊歐洲演出,場場帶來完全不同的演出的孩子已經幾百年來都不曾再出現,他是否還會如在世般開朗的大笑?在這個幾乎不再有未知的世界裡,我們總是孤單的在創造和馬上被遺忘中徘徊,視覺藝術和古典音樂也慢慢成為了犧牲品。

不完美在這急於追求結果的時節格格不入,但為何我因杜普雷幾近完美的音樂流下的眼淚還是如此真實?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Embracing Stage Fright / 不再怯場的方法

Stage fright, 是演出的一部分,無法被完全克服的,只要我們心中在意,對自己的表現有期望,緊張感不會消失。我們能做的,只是降低緊張感,讓自己在緊張的狀態下,仍然思路清晰的演奏。而要在壓力緊張的狀態下,還能有意識地做音樂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斷不斷地練習,做到超過100%的準備。

與其想盡辦法要殲滅永遠無法完全消失的stage fright, 不如,讓我們擁抱它吧!做到了最多的準備,盡力練習了後,讓我們擁抱那份緊張,那份不安吧!畢竟每一場Live的演出,就是因為表演者心中的緊張,興奮,和未知,讓表演變得更加不可預期,更加精彩,不是嗎?

Read More
Monica YangComment
高興就練、不高興就別練?

很多人說學音樂需要天份,但到了一定年紀一定程度,就會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大家都有天份的環境,這時候區分你我他的只有努力的量。「真正的努力,應該是一種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又能時刻投入在當下和其中的自控力。 而非內心煩躁焦慮,表面廢寢忘食。 多數人的努力,只是讓自己看上去很忙碌。 有極少一部分人,做什麼事都可以很快投入專注進去,不受打擾,努力精進。 這是一種極大的天賦」

練琴是很私人的事,要練不練都可以。音樂本來就很艱深,演奏時也很無常。在那些沒有沒有成就感、沒有音樂會、沒有比賽、沒有掌聲的日子裡,是否還願意練琴、還渴望音樂?如果滿心投入自己喜歡的事,當下就沒什麼好急的。等機會來時,準備好的人在第一個音開始之前就已經能聽到成功。

Read More
Rayna Chou Comments
我對你_沒有興趣

老師的studio有很多東西,整個房間被大大小小的檯燈點亮。那首詩就貼在每堂課放琴盒開琴的椅子上方,在這麼多東西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那白紙黑字:

我對你在哪和誰學習什麼沒有興趣 ,我對你做什麼工作沒有興趣,我對你的人脈和地位都沒有興趣,我對你告訴我的故事是否真實沒有興趣,但是我想知道... 那些不常說出口,但心裡其實都清楚的。

而古典音樂沒有文字所以沒辦法告訴觀眾該怎麼去理解和感受,但它的傳奇就在於它給予人的自由。生活也是,我們都可以自己選擇要如何詮釋。

Read More
Rayna Chou Comment
讓 他/她 學音樂

人人都只活一次,不管擁有多少,我們都很公平只有這一次機會。而藝術是能一輩子留在自己心裡的學問,懂得越多,越能讓生活更有深度。

那該怎麼做才能在這世界和曾相遇的人們心中留下一點痕跡,讓這一生充滿感動?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音樂, 是該繼續?還是放棄??

我為什麼,依然選擇音樂呢?

真的是因為一直很喜歡嗎?還是找不到其他的興趣愛好?

又或者,是因為學了一段時間沒有勇氣跨出去?

參加過許多大大小小音樂比賽,但其實,我在比賽中常常出搥,不是大家所謂的常勝軍

而早在高中時,我已經清楚的知道”成爲世界知名演奏家“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

那到底是什麼?促使我在每個十字路口,依舊選擇音樂呢?

Read More
Monica Ya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