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卷和二十四小時

開學那幾天,天氣特別好。陽光灑進了音樂院裡,教授笑容滿面的給我們只印了兩條線的白卷,而另一邊在藝術學院的教授也同樣開朗,她說「我給你們二十四小時」。兩場沒有分數的考試看似極簡,考的卻是我們的所有。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