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Getaway 離家出走那兩天

幾個月前,我跟J就已經決定要離開。到了當天,按照計劃把行李放進車裡,我們頭也不回的出發。抵達森林時,握著手裡的名字,一間一間的總算找到了我們的小木屋。它就是這場離家出走的目的地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Dear New Penguins

an open letter to future NEC students 迎著春風走在波城路上,一邊感歎時間的流失,一邊回想要不是有七年前那一天,我就不會有機會愛上波士頓 ; 沒有來這間學校,就不會有這改變了我一生的六年。但我這篇過長的故事主角並不是我,是你。而你即將踏入的這間音樂院,真的很特別。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before we graduate 畢業前的我們

It is the most crowded time of the year in Boston again. Me too, are leaving this city where I have lived for six years... My two teachers who are so different yet both spoil me too much. “Once a student, always an open door”, they said. 

交出最後一份報告後隨之出現的很不捨和不願,這才理解自己在離開的路上。幸運的是,我沒有很多後悔。太過疼我的兩位主修老師們,都用了自己的方式鼓勵我,"只要妳曾是這個studio的一員,妳就是我的家人”,截然不同的他們不約而同的說。

我不再希望時間停下來,而是希望時間能繼續對我仁慈。帶給我更多機會讓我可以不讓他們失望,可以繼續過著以後會依依不捨的日子。要畢業的妳你,也請一定要以自己為榮。

Read More
Rayna Chou
那天,在櫻花樹下

波士頓是座美麗的城市。在櫻花盛開的那天,春天滿城開花、夏天享受海風帶來的一絲涼爽、秋天被楓葉染紅、冬天白雪覆蓋所有屋頂,生活隨四季般分明且固執,安逸的日子細水長流。但是在那天,我們才終於明白:

是的,這就是場恐怖攻擊。那誰都覺得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而這前所未有的恐懼讓我從安逸中驚醒,醒來面對這不能更真實的惡夢。那些照片和影片都太過怵目驚心,一張張的背景都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一景ㄧ物都那麼熟悉,卻已經血腥的那麼陌生。

Read More
Rayna Chou
春假後 來寫故事

假期結束從夏威夷回到波士頓之後,身體果斷的拒絕接受超過二十度的溫差,還沒開學就狠狠的發起了燒,一副想要回到茂宜島三十度的模樣,更驚訝的是窗外的景像,那不會看臉色的四月雪。燒退了後,窗外也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晴天白雲。天空藍的像夏威夷一樣,路上一點積雪也沒有,查爾斯河上還有幾艘帆船,就像夏天的景色一樣。終於不再鼻塞的我思緒也清晰了很多,而我想我對於"如果已經有了那麼多大師和天才,那我的音樂來能帶來什麼?我們要寫什麼樣的文章,我們的文字到底能帶來什麼?"的回答是 - 我能做的,且是我最應該做的,就是好好的說故事。

Read More
Rayna Chou
可遇不可求 Whale Watch

住在波士頓第四年的春天終於和好友們去賞了鯨,在一望無際的海平面上跟大家一起找鯨魚心裡感覺很寬闊。眼前是地球上最神秘最美麗的生命,牠們被打擾著卻只是溫柔的游著。

最感動的是那天見到了一對母子鯨魚。牠們靜靜地起伏於海面,在沒有盡頭的藍海裡,彷彿有指針般堅定的一起往南。我們不知道緊貼著媽媽鯨魚的寶寶什麼時候誕生的,不知道牠是否還喜歡這世界,不知道鯨魚媽媽的聲納聲是否是在溫柔地說著...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白露 ∙ 泡澡隨想

明天九月九號是今年的開學日,也就是我正式身為研究生的第一天。現在已經超過午夜,我卻還在泡著澡 ... 其實我很怕熱,曾經連在北海道山中飄著細雪的露天風呂都無法待上五分鐘,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反而養成了每天泡澡的習慣。

不管是這幾天假期尾巴還是自言自語泡澡的這半小時,我想在我常常太過擁擠的音樂詮釋、頭腦和生活裡需要的正是這一點強迫安靜的時間。

... 曾相信星星和星球轉動時有和聲,宇宙甚至隨著它在運行。有人和我一樣在某個夜晚想起Boethius的哲學而抬頭望著星空時,不管是不是真的聽到了什麼,心裡都曾被音樂感動,就會覺得音樂的存在 真好。

Read More
Rayna ChouComment
Martha

Martha說拉琴是件很美好很自然的事,就像是走路一樣。我們都容易嚴苛的看到自己和別人的缺失,尤其在要求完美的古典音樂學習的路上,每個人都執著於某個錯音,某個換弓,甚至某次沒有一百分的演出。但即使再不完美,Martha卻總是可以找到我們的優點,即使渺小,她卻一直耐心的教我們如何把它放大。

Read More
Rayna Chou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