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歲大提琴家的智慧

 

 Words of wisdom from cellist Aldo Parisot—

Aldo Parisot教授在學校裡非常引人矚目。不僅因為他是位名師,而是即使常常看到他很有精神的在眼前走過,他的年紀卻仍卻非常神秘。直到上個月學校宣布了他在長達六十年的任教後即將退休,我們這才知道他已經九十九歲了!

雖然美國的教授們都活到老教到老,但是他,真的是位傳奇。而這篇文章是幾年前Parisot的學生之一,大提琴家拉爾夫·基爾斯鮑姆(Ralph Kirshbaum)在2011年9月採訪了自己的老師所寫下來的智慧,並由Strad雜誌發表。以下便是該採訪的摘錄。

 

找到自己的聲音

音樂的演奏與詮釋是如此抽象。對於如何表達樂句,沒有正確的的答案。當我放下琴去傾聽學生的演奏時,我學會了成為一名更好的老師。很多人會去模仿他們的老師的風格,我很討厭世界上有人的演奏聽起來像是在模仿Aldo Parisot的。你必須做自己,我們都必須找到自己的演奏方式。

 

學生教會我的事

我相信,如果我給學生一個音樂上的建議,他至少應該嘗試並熟練的掌握這個方法。最後他可以說,「我可以按照你想要的方式去做,但我有不同的想法。」作為一名老師,我的回答是,「好吧,你有不同的想法。讓我聽聽。去做吧你有選擇的權利。」

我告訴學生我的想法,但這並不意味著學生必須去模仿我 - 不同的想法只是一個出發點,這就是我教學的方式。我從自己的學生中學習,他們每天都讓我感到驚喜。他們來上課時提出的某些方法,我都想,「為什麼我以前不知道?我怎麼從來沒想過!」

如何行銷自己成為一個藝術家

如果我有一個學生想要成為獨奏家,我會鼓勵他告訴大眾「這就是我想表達的訊息」,並且要成為一個充滿自信的表演者。

當大提琴家羅斯特羅波維奇(Rostropovich)於1957年首次來到美國時,他在卡內基音樂廳的演出並不成功。當時我也去聽了那場音樂會:是場令人難以置信的演出,但過冷靜了。當他從巡迴演出回來歐洲時,他的經紀人Sol Hurok對他說:「我對大提琴演奏一無所知,但我聽說你的巡迴演出並不成功。除非你做一些能讓自己成功的事情,否則我無法重新為你安排行程。美國是一個注重表演行銷的國家。除非你做出能脫穎而出的事引起大眾關注,否則沒辦法幫你包裝行銷。」

當羅斯特羅波維奇再回到美國時,我再次去了他的音樂會,我簡直不敢相信當時看到的。他用快速的步伐進入演奏廳,坐下來,馬上開使演奏。就好像他用錘子敲了我的頭一般,他這次的演出和我記憶中完全不同。他很聰明,之後每一場演出他都是這樣,這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舞台效果和行銷。他的經紀人是對的。

 

信心的建立

我努力讓學生學會相信自己,即使在沒有拉琴的時候也一樣。有時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讓一個學生真正展現出他們是誰,這和心理學有點關係。如果我能了解學生的個性,我可以提供更多幫助。有些人很害羞,但我不是 - 我的生活充滿活力。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是90歲 - 而是60歲,直到我死去那天都是60歲。

我希望他們也能有這樣年輕的想法 - 一直保持著對生活的新鮮感。我告訴學生們關於我的經歷,當時18歲的我很害羞。有一天,我決定不再害羞了,我開始去和人交談,開始不害羞。就這麼簡單。決定全在自己。

做一個全力以赴的音樂家

我希望我的學生明白,音樂學院就像事迪士尼樂園,現實世界是從他們離開學校開始。外面的世界是黑暗的,每一扇門都關上了,就像地獄一樣艱難。你必須要負責任,而好的習慣必須從學校裡開始養成。

我舉了一個例子:我在耶魯大學音樂學院任教50年,從來沒有一分鐘上課遲到。我提前一小時離開家,我在每堂課前二十分鐘就到教室了。

另一個例子:如果你在學校交響樂團演奏,無論你是否喜歡指揮,你的工作就是認真演奏做到最好。無論你在生活中做什麼,你都必須盡最大努力,嚴格要求自己。要讓自己開心,快樂,但不要讓自己未來後悔任何事情。

如果你在年輕的時候盡全力實現你的夢想但是你沒有成功,那麼至少當你八十歲時,你可以說,我沒有成功,但我知道我努力過了。


原文發表於Strad,由Monica翻譯分享。

 
Monica Ya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