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訴當年的自己

 
 ECM records

ECM records

接受Strad Magazine專訪時,中提琴家Kim Kashkashian被問起希望對年輕時的自己說些什麼時,她的回答便成為了以下這篇文章 What I Would Tell My Younger Self -

「放鬆!放鬆!仔細聽!」 我的老師凱倫·塔朵(Karen Tuttle)曾經為她每一位學生保留一份上課觀察記錄。三十年後她與我們分享時,在我的名字旁邊我看到她寫了 「噢,這可憐的孩子!」

是的,我那時拉琴的確非常緊繃。

當凱倫開始在琵琶第音樂院任教時,她要求我們拉琴時要想像自己的身體與樂器的共鳴連成一體。那是個難以理解馬上理解的想法,讓音樂從身體傳出來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真正習慣,更何況我們還必須要學會完全相信自己。

當學生在專業生涯的起步時都會經歷極度的焦慮和緊張,因為我們想把一切都做正確,做到完美。凱倫告訴我們 「放手吧!停止控制一切,而是開始面對一切」。放棄控制是很大的一步,感覺就像跳下懸崖一樣。

Benjamin Britten / Lachrymae Op. 48a

多年後的今天,我也對我的學生們說著同樣的話。我夾著中提琴告訴他們「去感受橋的振動、弦的振動、還有弓的振動。然後現在去感覺你的脊椎的振動,讓聲音從脊椎中傳出來」 他們看著我,覺得老師瘋了。但一兩個月後,我可以聽到他們的琴聲已經有些變化。他們的聲音傳達了更多信息,更多的層次和深度的色彩。

有一次我去參加作曲家庫塔格·捷爾吉Gyorgy Kurtag的大師班,上課時他把其中一個學生斥責成一攤淚水。觀眾席上他的妻子瑪塔趕緊走過來說「Gyorgy!Gyorgy!停下來!別說了!」這時他才意識到學生已經哭的不成人形。「哭什麼呢?」他問「我們只是在做音樂。我們都來自同一個音樂大家庭。你為什麼要哭?如果你能排除多餘的情感,專注於音樂上,你會更快樂,更放鬆的」。最近我的太極老師也告訴我,「妳在練習時,投入了太多的慾望,可是卻沒有足夠的意念」 這種思考方式為我打開了很多扇門,它幫助我在練琴時擺脫了多餘的個人情緒與野心,並意識到不是所有事物都必須與當下的情緒糾纏在一起。


原文由Joanne Talbot撰寫發表於The Strad,此篇由Monica Yang翻譯分享。

 
Monica Ya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