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評審印象深刻

 
philipp-berndt-173197.jpg

How To Impress a Conservatory Audition Panel - 

走進考場那扇門,是個令人膽戰心驚的場景,更何況在那之前還必須穿過像游池般擁擠的考生人潮。而進去面對的是教授們嚴肅的臉,手裡拿著決定考生命運的筆和評分表。這時大家都心想今天早上是否應該直接不出門?或是如果有更仔細的練習那段討厭的三度八度雙音就好了,噢天哪還有那永遠都拉不準的F#怎麼辦?

其實,和我們這些先入為主的想像相反,評審教授們不是為了刁難或審問你而來的。倫敦Trinity音樂學院音樂系主任Nicholas Pendlebury努力的強調這一點,他說: 「當一個學生看到面前的教授拿著紙跟筆時,就會不由自主的恐慌,但是教授們其實是想給考生一個友善的考試經驗。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很好的機會,能聽到考生充足準備後的最佳演出,並從他們的角度來聆聽曲子,整場考試的過程應該是很正面的。即使最後不能提供考生錄取資格,我們總是會提供評語和建議,讓每個參加的人都能學到東西。當一位考生走進考場,我們就能從舉止中知道很多關於考生的信息 - 像是他們調音時的動作,能反映出了他們的信心狀態。我們對於考試的評分是全面性的,從踏進考場的那一步到離開考場的一切表現。」

那現今的音樂學院看重的是什麼?大致上來說,學校重視的是學生是否具備在音樂職業生涯中謀生的必要條件。

幾乎所有的學校都一致看重學生在音樂演奏方面,以及個性上的靈活性。倫敦皇家音樂學院(RCM)的入學部負責人David Harvey提到,一個音樂家需要有市場行銷的知識和能力才能生存,他解釋: 「現今音樂界沒有那麼多的明星獨奏家的空缺,學生需要成為一個全能型的音樂人。音樂學院存在的理由是培養學生在音樂這個行業能夠生存,貢獻並且發揮所長。入學後,推廣音樂的活動和必修課程需要學生具備傳達想法的能力,如果你不善於表達,將無法應對。還有一些老師可能沒有提到的能力,比如管理和組織的能力。一個專業音樂家必須能夠有條理的安排行程,管理財物和稅務。整體而言,除了把琴練好之外,你必須要懂得如何表達,展現並且推銷自己以及你的音樂。 」

有些考試的注意事項可能聽起來陳腔濫調,但是當你的考試結果僅決定於協奏曲中的那幾個小節時,即使是平凡的小地方也必須細心處理:一定要檢查你的樂器是否在良好的狀態,以及弓毛需不需要更換。不要穿牛仔褲和 T卹參加考試,也別忘記火車班次隨時可能被取消,尤其是在下大雪的冬季,交通異常是常有的事。請記得,至少預留半小時來暖手,預熱樂器。曼徹斯特皇家學院(RNCM)負責人Rodney Slatford建議說 :「一定要看著教授的眼睛回答問題,不要一副自己什麼都懂的態度,因為肯定有你不知道的事,謙虛真誠的態度非常重要。 」

除了這些基本的常識之外,世界各地的學校在招生時也非常重視其中一個特質。這個特質很難去準確的定位說明,簡單來說就是,考生必須有自己的特色及想法。來自紐約茱莉亞學院的教授Lewis Kaplan解釋說: 「在大學部入學考試我們便要求你具有非常高的演奏技巧,相當於國際比賽的標準。音準等等必備的資質以外,我們必須感受到持續成長的潛力。十分鐘很短暫,所以考生演奏時必須有自己的觀點 - 你必須清楚知道想藉由音樂表達什麼。我們尋找並重視的是原創的想法詮釋,和學生天生的音樂性。在過去的幾年中,全球化讓茱莉亞音樂院變的更多元化,來自俄羅斯,比利時,保加利亞和中國的學生持續增加。英文是國際學生的第二語言,但學校在英語方面要求相當嚴格。如果一個學生的術科成績很高,但語言能力不好,校方會暫時給他們一年的觀察期,必須在期間內取得英語測試的達標成績。我們秉持的原則是,在二十一世紀,音樂家在許多方面必須是全能的,而不只是一個會拉琴的工具人。」

 Juilliard 茱莉亞音樂院只允許考生本人上樓,每年所有家長及陪考的朋友們便會在這有名的樓梯上默默等待

Juilliard 茱莉亞音樂院只允許考生本人上樓,每年所有家長及陪考的朋友們便會在這有名的樓梯上默默等待

RCM的弦樂部主任Brian Hawkins強調:「首先我們必須看到他們能夠透過音樂交流。如果技巧能力不夠,或者一個學生用完全錯誤的姿勢拉琴,很難改正,因為我們必須記住,大學學位只有四年,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糾正一切並從頭教起。我們尋找的是願意用腦和有自我意識的學生。我們擅長觀察,我們能看的出幾年後哪些學生能有長足的進步並達到目標。我們的學士學位課程能夠全方位培養學生成為專業音樂家。RCM的研究生學位主要分為兩個方面,一個著重於管弦樂團的學習,另一個著重於個人獨奏和室內樂的學習。對於即將進入研究所得考生,我們要求一首進階的協奏曲,將以接近專業的演奏標准進行評分。簡單來說,我們入學考的評分標準是,人們是否願意付費來聆聽這段演出。 」

「雖然學校努力讓整個考試過程變得更為人性化,但是我們不會讓程度明顯不足的學生來就讀,因為他們沒辦法掌握學校的課程」,倫敦皇家音樂學院(RAM)的教授Jean Harvey解釋說:「請讓我委婉的聲明,如果學生的程度達不到入學標準,我們是不會錄取的。我們很注重一個學生的音樂性,僵硬的運功和拉琴姿勢等,任何肢體的問題都能克服,但是我們必須聽到一個學生在演出時有自己的想法和音樂性,才能有長遠的潛力去進步。碩士班的在學時間只有兩年,所以我們要求考生在音樂詮釋方面能更成熟的獨立思考。碩士入學考被拒絕的理由很簡單,就是考生的演奏技巧和音樂處理不夠成熟。考生的演奏必須能夠清楚的傳達音樂上的想法,並且具備在課堂上能舉一反三的理解能力。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是,是否攜帶伴奏考試。 大部分RCM教授喜歡你帶自己的伴奏,有些曲目的伴奏譜非常吃力,和自己的伴奏表演相對下熟悉,能有更好的表現。相反,RNCM的教授Rodney Slatford則喜歡考生使用學校提供的伴奏,他解釋到:「大學是進入職業生涯的第一步。最好讓學生們學習與不同伴奏合作的臨場表現能力。」 克里夫蘭管弦樂團的大提琴首席Stephen Geber以及克利夫蘭音樂學院(CIM)的教授都強調學生必須有積極好學的態度,「如果一個學生在之前的學校表現非常糟糕,便會影響到申請結果 」,他繼續說到,「室內樂和樂團訓練是相輔相成的。需要訓練極為敏感的耳朵去聽到最小的細節,積極的合作意識和足夠的演奏技巧。」

 NEC Jordan Hall 新英格蘭音樂院 

NEC Jordan Hall 新英格蘭音樂院 

如何才能為考試做到最好的準備?在選擇曲目時,請仔細檢查每個學院不同的要求。例如,有些學校規定曲目包含音階及練習曲,每年的規定也可能不一樣。除了有些美國學院,會專門為考試而設定特別的曲目組合,否則詮釋上常有爭議性的巴哈是歷年的曲目規定之一。自選曲必須能展示考生技巧及音樂性的能力,請不要選擇自己無法勝任的作品。如果你不能駕輕就熟的演奏帕格尼尼協奏曲,請別拉這首考試。關於學士學位的考試,我們建議選擇難度不高,但考生可以完整發揮的曲目,技巧方面例如高把位能在大學四年穩紮穩打的加強練習。

英國Purcell音樂學院系主任兼RCM音樂學院的教授Ian Jewel解釋到,「選擇艱難的去目考試有好有壞。最好的曲目選擇,是能夠展現不同演奏風格及技巧,同時也是學生能夠駕馭的曲目。考試前落實的準備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可以在考試前,找機會多去演出考試曲目,是很有幫助的。視奏的用意是在無法複製老師或錄音的詮釋下,評估學生處理音樂的能力。現今的學校都要求學生對於未來有想法及方向,所以你要能夠表達自己未來想做的事,以及之後的規劃。 」  試奏並不是每所學校都會要求,另外越來越多的學校會留一首指定的作品,在考前一個月才公布,以評估學生在規定的時間內如何準備及表演。這背後的用意是把考生放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中,比較一樣的準備時間能達到的表演程度。可能這首預留的作品及其無聊,但有能力的考生能將音樂的樂句,角色,音質,和強弱發揮到淋漓盡致(音準準確是理所當然的)。我們通常不會聽音階,除非學生的技巧有嚴重的問題,才會被要求音階。但是對於那些已經達到專業水平的學生,音樂學院可以提供什麼?「對於這些學生,我們將拓廣他們的演奏經驗」,RAM的主任David Strange說,「而且跟隨一個新的主修老師也會改變他們音樂的觀點 。」

我們都知道,音樂這一行是艱難,而且無法預測的,中途放棄換跑道的比堅持到底的人多很多。但我們的一致認為,只要學生嚴謹,有規劃的練琴,準備考試,到最後,好的音樂是不可能被忽略掉的。所以說,祝好運!


原文由Joanne Talbot撰寫發表於The Strad,此篇由Monica Yang翻譯分享。

 
Monica YangComment